主页 > 育婴 > 食疗 > >

本文原标题:女校花为3000万出轨绿地“高管”怀孕,但绿地集团更大瓜却不是这个

本网本日讯

  文/华商韬略 吴苏

  绿地破圈了,却是因为”高管“绿了海归。

  洛杉矶中心区多数会项目,悉尼市中心CBD区域的都会综合体及超高层公寓,济州岛旅游康健城,伦敦的英国第二高楼……

  这些全球知名的高楼背后却都有一位赢家——绿地集团。

  但谁也没想到,如今绿地集团却是以“吃瓜”模式登上热搜。

  近日,网友史睿生通过其社交账号“VS生生不息”,实名举报绿地集团现任高管陈某与本身正当老婆维持不合法关系,使女方张某婷有身。别的,史睿生还称,张某婷共同陈某调用绿地集团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不法所得”。

  实名举报迅速囊括网络,绿地集团开端核实,陈某并非集团高管,而是绿地集团部属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的卖力人。

  紧接着,5月17日,史睿生又发布一段灌音。在灌音中,老婆张某婷暗示,“他呆过的都会每个都有四五套屋子,并给前妻上海两套豪宅以及500万现金,以及孩子每年的用度,都是小钱”。

  男方追问之下,张某婷直言,“我们有各自的基金账户,他给我3000万到我手里,包括屋子和现金,足够我糊口了。”张某婷所说的“他”,正是指陈某。

  “大瓜”不停的背后,绿地集团的声誉却陷入低谷,但其实,比声誉更具危险性的,是绿地集团的债务危机。

  作为龙头房企,绿地集团的债务危机并不是出格夺目。究竟,绿地的营收范围在房企中遥遥领先,遮蔽了其它“瑕疵”。

  上个月底,绿地集团公布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去年绿地实现营收4278亿元,同比增长2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亿元,同比增长30%。

  两项“猛增”,看起来是不是很顺眼?只是,纵然是龙头房企,也怕和别人比力。

  据媒体公布的2019内房股营收和净利润排行榜,去年有17家房企营收增速在50%以上,而绿地控股的23%营收增速仅排在第43位,净利润在150亿元以上的房企有8家,绿职位列其后。

  营收与净利润相差悬殊之外,高欠债是持久困扰绿地的难题。

  2019年尾,绿地控股的总资产约为11457亿元,总欠债为10143亿元。而2015年至2018年,绿地有息欠债别离为2040亿元、2855亿元、2667亿元、2897亿元,到2019年,这个数字增加到2937.43亿元,个中短期乞贷296.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欠债868.84亿元,两项总计高达1165.69亿元,范围破千亿,占比已靠近40%。

  绿地的高欠债,同样可以参照其他龙头房企。2019年尾,万科的有息欠债余额不到2600亿元,其签约范围凌驾6300亿元,比拟之下,绿地有息欠债2937亿元,签约范围却不到39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剔除预收账款后,2019年,绿地控股的欠债率维持在汗青高位的82.81%,与2015年最高时的85.07%比拟险些没有明明下降。

  媒体称,在2019年营收超千亿的A股上市房企中,绿地控股是独一一家剔除预收账款后资产欠债率仍然凌驾80%的房企,并且,2019年的资产欠债率已经是公司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的最低程度了。

  与此同时,绿地控股的净欠债率也在龙头房企中“领先”。

  图源:雪球

  按照Wind统计,2015年至2019年,绿地净欠债率别离为273.99%、288.12%、215.03%、176.33%和155.6%。在A股上市房企中,2019年营收过千亿的房企,仅有一家持续五年净欠债率都在100%以上,这便是绿地控股。

  即便如此,业绩会上被问及公司流动性是否承压的问题,绿地控股办理层赐与否认谜底,强调公司注重流动性和现金流,并针对此做了相应的打算,按季度做测试,加之回款率较高,公司流动性并不处于承压状态。

  问题是,绿地回款率真的“较高”吗?要知道,一般房企的回款率在80%阁下,一线龙头房企中的佼佼者回款率在90%以上,而2016年至2019年,绿地控股的销售回款率别离为79.41%、79.97%、76.59%和77.58%。

  这说明,绿地的资金链不容乐观。最典型的,当属有“华中第一高楼”之称的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去年11月传出停工,停工原因是开辟商拖欠工程款。从2011年开工时立志打造逾越上海中心的“中国第一高楼”,到厥后主动缩水到500米,降级成为华中第一高楼,个中顶部设计也不得不从“火箭发射”的“尖头”更改为“平头”。

  近两个月后,绿地控股董事长张玉良回应,“这个项目15万平方米的裙楼已经开业了,说停工的确是个笑话。重大战略项目怎么可能随便停工?”

  然而,无独占偶,武汉绿地中心被曝停工后,有将来“西南第一高楼”之称的成都绿地中心蜀峰468项目也陷入“停工”漩涡。其时,媒体称,这一项目停工凌驾百天。

  曾经,绿地集团给外界的印象是:“中国最会盖摩天大楼的公司”,但如今,一方面高欠债低回款,另一方面,一批摩天大楼“吸血”,媒体发出疑问,绿地“会不会被拖垮”?

  尤其是疫情发作后,整个房地产行业深受影响,市场成交呈现断崖式下滑,回款问题进一步凸显。为此,绿地集团推进线上营销,“将回款放在突出位置,出力促进现金回笼”。

  不丢脸出,不管是高欠债,还是低回款率,或者是疫情影响,都比旗下员工牵扯出的“瓜料”更危险,都是绿地集团需要直面的难题。假如积习难改,以至于资金链断裂,绿地恐将难以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