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注意到,乙方的资质专业及等级为:冶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

记者:刘达平是七冶的职工吗?

谁知,这一告,竟然告出个“冒牌”工程公司。

而在合同傍边的复审时间及有效期的标注处,则是空缺。是否可以认定,中铁十四局就此取消了对这家七冶公司资质的复审呢?自不需要复审?还是没有按法则服务?

中铁十四局石济高铁段与假七冶工程公司签协议并分包,质量能否保证?

刘军:不是。

2月6日,记者前往位于衡水市武邑县的“中铁十四局集团石济铁路客运专线项目司理部”。由于大门配置暗码锁,无法进入。颠末寻访,相识到项目部的卖力人是一位姓曹的司理。

随后,记者拨通“曹司理”的电话,当记者说明想相识七冶在中铁十四局卖力的工程环境时,曹司理以“不利便”为由挂断了电话。

在济南市中铁十四局总部宣传部,记者见到宣传部刘部长,说明环境后,刘部长责成一位梁主任欢迎记者。

记者说明这是由一件农夫工工资事件,引出的疑似“冒牌”七冶工程公司介入中铁十四局工程石济客专标段建设工程,想相识招投标环境以及工程监理等相关事宜。并请宣传部帮忙接洽项目司理部。

宣传部对记者提出的冒牌公司持谨慎立场。

记者:你是七冶公司的职工吗?

对话七冶“授权人”刘军

记者:你是如何代表七冶同中铁十四局签订的承包合同?

(“中铁十四局集团石济铁路客运专线项目司理部”)

刘军:不是,刘达平也同我们一样,都是到打工的,我们是重庆老乡,我家是巫山的,他家是巫溪的。

刘军:当初,我和刘达平、刘春辉等人互助。刘达平卖力七冶方面的授权书、资质证明等,刘春辉卖力招募工人协调机械设备等,我卖力签订合同。

合同乙方:七冶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仅就这份合同而言,冶金工程施工的步队来建设高铁是否合适?

资料显示,2015年9月1日,中铁十四局同七冶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

刘军:这我不太清楚。刘达平卖力这方面的工作,他应该同七冶方面很熟的,他应该有措施。

令人质疑的七冶授权书

中铁十四局石济高铁段与假七冶工程公司签协议并分包,质量能否保证?

中铁十四局石济高铁段与假七冶工程公司签协议并分包,质量能否保证?(中铁十四局同七冶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

2015年8月,河北省景县王谦寺镇及四周乡镇的几十名农夫,以七冶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七冶)的名义介入到中铁十四局石济高铁项方针段的施工建设傍边。2016年4月,当他们所负担的工程落成后,工程款的结算呈现问题。农夫们随即将总部在贵州省贵阳市的七冶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

合同的甲方:中铁十四局集团石济铁路客运专线项目部司理部三分部。

记者:刘达平如何能拿到七冶的授权书?为什么你们授权书和合同的公章同七冶提供的纷歧样?

直到截稿时,记者仍然没有获得宣传部方面的动静。

本刊记者 姜友海

█ 一家公司,两样公章。

这是一份制式合同。合同傍边对工程的数量、质量、工期、环保、宁静等项都有具体的划定和说明。

然而,就是这样一份合同,乙方七冶的身份,却在一次意外的法庭审理傍边,遭碰到真正七冶公司的不予认可。

也就是说,冒牌七冶同中铁十四局签订了这份合同。我们不能就此断定,这家冒牌公司在石济高铁的建设傍边呈现工程质量问题,这样问题应该由监理部分查证。可是,没有相应的修建资质,谁敢包管他们建设项目的工程质量到达真正七冶公司的水准?

希望这次冒牌的公司介入的中铁十四局石济高铁工程不会呈现工程质量问题。更但愿这件事不会给中铁十四局带来负面影响。

近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公式了2017年下半年铁路建设项目施工企业信用评价成果,本次公示的10家书用评价为A级的施工单元,中铁十四局榜上有名。

在中铁十四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有这样的文字描述:中铁十四局集团将承袭铁道兵令行克制、勇于创新、一往无前的优良传统和事情作风,交融以“诚信、创新永恒,精品、人品同在”为焦点价值观的卓越文化,发扬央企国之基本的凝结力、执行力和战斗力,在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挺军和总司理吴言坤的领导下,向“中国修建业的领军者,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大型建设集团”的方针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