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债券 > >

本文原标题:《致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一封求助信》

本网本日讯 我叫薛建东,是苏州联富投资办理有限公司法人。苏州广播电视总台用隐瞒、欺骗的手段,诈骗、攻克我千万产业占为己有;苏州市委违法指挥支持苏州广电实施诈骗;苏州法院存心回避苏州广电擅自改变地盘用途的违法犯法事实,帮忙苏州广电诈骗钱财正当化;苏州政法委玩弄权术,使用胁迫、欺骗手段阻止了我的再审法式;江苏省高法的无效法令文书终结了我的法令途径,法令成了他们诈骗钱财、抢劫财物毒害我的东西。  ? ? ?我为了维护本身的正当权益,八年来穷尽了所有途径,无数次的向苏州市委、江苏省委、甚至向中央有关部分反应我受到毒害的冤情,但都石沉大海,甚至苏州法院连一个判后释疑都不给我。如今我是有冤无处申、有理无处讲,走投无路,我的家庭也已到了无法保存的绝境,而苏州市委却施压太仓当局来稳控我,并强迫我把法令放一边,说由苏州信访局来协调处置惩罚我的涉法涉诉案件。我们是法治国度,苏州市委的行为是明明的违背中央依法治国的违法行为,严重抹黑了依法治国的。我果断要求依法处置惩罚我的冤案,让法院给我一个司法释疑或再审我的冤案。  工作原委:  2011年苏州广电总台把位于苏州市公园路55号的《广电新媒体中心》的衡宇对外招商开设商城,我公司报名介入竟选并被选中,同年12月31日,苏州广电总台在隐瞒事实真相的环境下和我公司签订了一份衡宇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租赁衡宇必需用于开设皮革商城举行贸易谋划,装修也必需按贸易尺度举行装修,租赁期限为十年。  合同签订后,我公司努力筹备装修及商铺招商事情,并和品牌商户签订了进驻合同,制定2012年9月18日皮革商城开业。后我公司在管理相关装修行政报建手续时,发明《广电新媒体中心》地盘属于办事于大众事业的广播电视用地,非贸易用地,底子无法管理贸易相关的报建和消防申报手续。我公司实时向广电总台反应了这一环境,苏州广电总台向苏州市委写了个陈诉,请求苏州市委对他们擅自改变地盘用途举行做生意及消防审批上赐与支持。其时,时任苏州市委书记蒋洪坤在陈诉上作了“请曹市长体贴支持”的指挥;然后,时任副市长曹福龙在陈诉上也作了“请秘书长会同市消防支队等极力支持妥善处好”的指挥。苏州广电总台带领就拿着苏州市委带领的指挥对我说:这个项目已经获得市委主要带领的支持,让我安心先行装修,相关手续后补。  苏州消防等有关部分按苏州市委带领的指挥精力,对广电总台这个改变地盘用途的做生意项目一路绿灯。但改变地盘用途必需报省领土资源厅管理变动手续,而省领土厅的回复是:任何带领指挥都是没用的,广播电视用地性质不能改变,只能用于广电公用事业。这样,我与广电总台签定租房开商城的合同是一个底子无法履行的合同,是个无效合同。后在2012年9月14日我公司又接到苏州市城建监察支队的停工通知书。至此,我公司在广电的皮革城项目被迫遏制。其时苏州广电总台出租给我举行做生意的衡宇分三层楼面,总面积10000多平方,此时商城装修已完成了百分之九十,造成我1000多万的经济损。  2012年12月30日,我们的衡宇租赁合同纠纷诉至法院,案件因涉及苏州广电总台的违法行为及苏州市委两个主要带领的违法指挥。因此,苏州姑苏法院和苏州中级法院为了容隐苏州广电总台及上述市委两个主要带领,在法院审理历程中存心回避了苏州广电总台擅自改变地盘用途的违法行为,作出了混淆黑白的枉法裁判,判我负担全部责任,我投入的1000多万全部归苏州广电总台所有,并且还要再补偿苏州广电总台200多万元,且苏州法院实施强制执行,把我列入司法失信黑名单。  我不平苏州一审和二审法院的枉法讯断,决定向省高院申请再审,苏州政法委就动用权力,用欺骗及胁迫的手段阻止我再审。首先,苏州市公安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强制取保候审,并对我监督居住,使我出不了苏州;其次,苏州政法委说让我把法院讯断放一边,由他们给我协调处置惩罚,但在过了六个月后就翻脸不认了。事后,我多次请求法院举行再审,法院都以过了再审时效为由不予受理,且出具的不受理通知书加盖不是法院章,为无效的法令文书,因该通知书没盖法院章使我无法向最高法申诉。  这样,我被苏州广电总台招商进来,投入巨资装修,而苏州市委带领违法指挥,苏州法院枉法裁判,苏州政法委玩弄权术,使我彻底陷入困境。我多次向苏州市委、苏州法院请求给我一个司法释疑或再审我的冤案,我想大白苏州广电总台擅自改变地盘用途的违法行为法院判其正当的法令依据是什么?可这根基诉求5年了至今没有成果,苏州却一味地让太仓当局来稳控我,我的家庭因案件所累,也已到了无法保存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