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快报 > >

本文原标题:《皖江情怀》(卷四十四 水光淡渺人形河 塔岭山影明涵晖)

本网本日讯 大沙河起源于潜山县的竹棒尖、太平尖之间,是菜子湖流域的主要河流。其上游地域是安庆市的暴雨中心之一。位于菜子湖西部,南与皖河道域相邻,北与六安地域杭阜河交界。自桐城县尖刀嘴起分两支:一支流经桐城县的青草、徐河、白果等乡,称柏年河,长三十五公里余,其上有彭年河注入,中有陶冲河注入;一支流经潜山县的源潭乡入境,流经育儿、金拱、凉亭三乡,称人形河,长三十一余公里余,其上有源潭河注入,中有育儿河注入,下有三鸦寺湖搜集的黄马河、潭桥河、枫林河、高河等诸水注入。两支流会合于马踏石,经夏家湖下乌鱼宕,再经赌棋墩入菜子湖,经枞阳大闸入长江。人形河全长三十一公里余,流入县境长二十五公里余。 大沙河来水量大,中下游两岸堤防全由河砂筑成,河流总长近九十一公里阁下,路过岳西、潜山、桐城、宜秀、怀宁、枞阳六个(县)区。沿途涉及九个乡镇,沿线有二零六国道、沪蓉高速、合九铁路等重要交通设施。   金拱乡钟灵毓秀,物产富裕,荡涤心灵。它素有“物华之乡”、“鱼米之乡”的美誉。田成方、树成行,渠相通、道相连;水面鱼虾欢蹦跳,良田稻菽常飘香。乡镇汗青较为悠久,秘闻十分丰盛。旧石器时代,即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刀耕斧削,含辛茹血,缔造了辉煌光耀的文明。境内古文化遗址遍布,古文物价值千金。境内大沙河沿岸,已发明商周至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十八处。镇西人形村杨家牌墓群,更是闻名遐迩。乡内电力丰裕,水源富厚;灯光透明,在林间树荫。小城镇建设,方兴未艾;这里似丝素衣柔,轻抚容颜。    杨家牌墓群与金拱乡。据《怀宁县志》记录:杨家牌墓群位于金拱乡人形村沙河岸岗地。沿河长约一公里山岗,未见封土堆,多年来常有墓葬呈现。一九八一年发明春秋土坑墓一座,出土青铜器有牺鼎、方纹鼎、匜、缶和玛瑙块等。共出土春秋时代文物七件,个中三件青铜器被国度判定为一级文物,并侥幸地到场了全国文物珍品展,在考古界享有较高的声誉。以前群众曾掘汉代砖室墓数处。岗上多处散有汉至六朝时代的几何纹、古钱纹墓砖和唐代墓砖,属春秋至汉唐时代墓葬群。  夜色消融,漫长寂寞;风吹梦幻,飒飒有声。这里曾经有懦弱宣泄的汗青,破败漠然地走到了今天。依昔镜前妆,珠帘蜡红窗;晨辉入桃林,倒影耀湖心。岁月仓促,都与我相逢于梦。旧颜已磨灭,缺烛断无语;残月只孤寂,回忆留往昔。婉转的音笛,苍劲的笔迹;落霞伴孤鹜,如诉似泣。我静立石塔墟,远望湖面;缕缕寒烟,残辉天边。在孤舟倒影里,我更是眼眸昏黄。  览遍花着花落,我皆无缘海枯石烂。沿小桥流水,绕过几道湾。钟声绕寺,荡扬在陡峭的山壁;柳絮入池,圈开无数的涟漪。我铺卷执画笔,回顾醉笑意。追忆往昔泪已湿,怎样落英无数,情缘独熬煎。我或潜行在小路,独自吟唱。我任凭露珠湿鞋,但愿将心田的伤痛停顿。枫叶枯碎,旋落河畔。石径旁,弥漫菊花芬芳;空气中,飘散香樟韵味。而我寂寞的心,依然徘徊。秋寒夜,金樽空对月;烛火摇曳,我怅饮世情。我泪湿眼眶,若碎繁星。我又磨砚提笔,看昏黄星辰,欲垂问尘世。  人形河上,我犹添诗行。静观月下萤火,杜鹃偷啼鸣;忖量已飘远,暗香犹留存。河里红鲤愉悦,两岸灯火阑珊。由西往东,河流曲折,滚滚不绝;万千水滴,为追瀚海,大河东逝。师姑墩、峰门弄,贯看随波逐流。汪家染坊,水沫化雾。程屋、后圩,碧水良田万顷。秦河埂,芭茅墩;云雾缭绕,若世外桃源。草屋、黄家场,广袤的旷野;地盘肥沃,水草丰美。五星圩湖泊,滋润万物。芰荷馨香,润人心肺。人形河两岸,高峻的修建,不停拔地而起,贫瘠也逐渐走向繁荣。这就是孕育着无数聪明的河水,瑰丽多姿的人形河,。  荷风香浓,湖畔凉亭。风光美好,绿树婆娑。空气清新甜润,柳树微风轻拂。丽日透锦辉,亭楼影婆娑。槐柳岸边,指抚竹笛,犹起片片涟漪。放眼远眺,假山亭台,犬牙交错。湖水碧绿,蓝天白云,反照水中;湖面白鹭擦过,林间小鸟欢唱,美不胜收。三鸦寺湖,水光潋滟,鸳鸯缱绻。藕花深处,歌声回荡。泛舟采莲,美景如画。蝶往蝶来,蛙蝉和鸣,鲤鱼打挺;夏日芳香,笑容单纯。莲叶田田,碧波激荡;孩童洗澡嬉戏,旅客泛舟垂钓。洁白月光下,若少女蒙纱,如玉盘银辉而缥缈。  金拱塔岭,有陈腐的街道,一街两行,环塔而居。街道金、巩二姓,各拥有其一。街道很低,而房基较高。砖砌石阶,本色板门。村民兼农商,两栖手脚。房陋而人挤,少数二层木楼,总高亦不足四米,略低于石塔。最富人家,三间草瓦房。一间盘柜台,内里放几个货架,摆布草百货。另外两间买通,依立柱垒了界墙,内里住处,外面安放桌凳。屋坡舒缓流畅,角翘简练,舒展漂亮,清新超逸。不以浓丽华贵取胜,而以轻灵素雅见长。屋面为茅草或小青瓦镶上的绿脊,色调清雅柔和。稍有遗憾的是,古塔与衡宇等受损严重,重建资料又缺乏,无法恢复原貌。金拱此刻面目一新,处处花花绿绿,从古建和文物角度说,则无多大价值。  塔岭周边古民居、古祠堂、古牌楼组成上,呈典型的徽派建筑特色。把粉墙、青瓦、马头墙,砖木石雕,层楼叠院,高脊飞檐,曲径回廊,亭台楼榭等和谐组合,组成建筑基调。它融古雅、简洁、绮丽于一体。遍及选用砖雕,镶嵌在门罩、窗楣、照壁上。在大块的青砖上,雕琢人物虫鱼,花鸟八宝,博古和几许图画,极富粉饰感化。古村皆有祠,祠凡是范围弘大,华丽堂皇。散缀各地的各式牌楼,则是重要的人文景观。商贾多好儒,他们广交官府文士,有的本身就是官、贾、儒三位一体。他们为荣宗光祖,炫耀乡里,除置办地盘外,还大兴土木,建筑奢华的住所园林,书院祠社等。  陈腐而风光美好的塔与民居,已经烟消云散。蒸腾着烟雾的废墟,让人们感受到世事无常,而又耐人寻味。覆盖着神秘的传说中,有男性的壮汉魅力,也有女性的甘霖雨露。凄苦而苍凉的日子,浊世维艰,朦昏黄胧,早已戛然而止。厥后又不停有散心休息,而勤劳的人们,或为躲避世事嚣喧,来这里繁衍生息。飘荡磕碰的糊口中,总传说着金拱(巩)二姓结义造塔的故事。它激励后人,如清泉荡涤,连合忠义,光耀门楣。  结出忠义果子的地盘上,荡云在天飞,浪涌在川流。无惧那怒浪狂澜,暴风生,水波荡。金拱人正是扬帆起航时,激情相依,胸怀揽月心,手足合力共攀缘。沧桑幻化,富贵荣华;天涯那边,故园情深。他们吃苦勤俭,开拓进取,忠义合群;和气相处,守望相帮,热情好客。由于先人被迫迁徙,而背井离乡,所以他们吊唁故土,庐墓之情浓郁。崇尚公理朴直,抵御外侮果断,保家卫国忠勇,爱国精力强烈,这是他们的传统美德。  金拱有插柳风尚。把柳枝插在屋檐下,以预报天气。怀宁古谚有“柳条青,雨蒙蒙;柳条干,晴了天”的说法。相传黄巢起义时划定,以清明为期,戴柳为号。起义失败后,戴柳的习俗渐被裁减,只有插柳盛行不衰。杨柳有强大的生命力,俗话说:“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条插土就活,插到那里,活到那里,年年插柳,到处成荫。人形河不期然而然,是插柳的好处所。清明插柳戴柳,柳在人们心中,有辟邪功用。汉人有折柳赠此外风尚,因“柳”与“留”谐音,以暗示挽留之意。另外另有寒食赐火,清明扫墓,踏青远足,打马球,放鹞子,荡秋千,斗鸡,拔河等。这些陈腐的勾当,跟着岁月的赓续瓜代,社会的嬗递变化,有的习俗已经被裁减,有的仍遗留传至今,并赋予了新的内容。上述内容,和金拱插柳风尚形成,有何干系,因我本身手头资料有限,已经无法考据。但可以必定,金拱汗青较悠久,是在特定的汗青链接中,形成了特有的风尚。  金拱乡成长,竭尽心思。这里有逦迤流淌的,淙淙山涧;有晶莹温润的,绽放一簇;有缀满长空的,耀眼繁星。错落的时间,颠覆的流年。我只是过客,默默地留恋,愿追过千年,看别具一格的四季容颜。我很无奈,只能细数阳光下,盛开的花蕾,在这绚丽的芳华岁月里。春雨骤下,溅落的雨滴,如盛开的玫瑰花。我祈盼本身,也能在最忽略的角度,化身玫瑰。我想忘却雨拍梧桐,夜深幽绝;让忖量成风,豪情转浓。我只想拥有一杯热茶一朵小雨花,或轻抚千年的古琴,弹奏一曲动听瑰丽的童话。  我日耽大雅,无念本身写下素事篇章。每援笔饰笺,辄劳悬怀,命蹇如斯,殊觉赧颜。我在此只是淡写糊口旋律。我非倩人,亦无蓝本,信步观场,稍散郁滞,慨当以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