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维权 > 购物 > >

本文原标题:逃过疫情,逃不过神州,一次恶心的神州租车过程,麻烦远比想象的多

本网本日讯 2020年,对于这个世界不是个好年份,疫情囊括全球,对于人类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次劫难。我逃过了疫情的入侵,却没逃过神州租车。  举国之力,全民介入,神州大地的疫情在二月下旬获得节制,各地因疫情配置的关卡放开,神州大地又流通了。  2月26日,被憋闷一个多月后,在神州租车(长租,一次性付出了两个月的用度)开车远游,筹办畅游神州。  经浙江、江西、湖南、广东、广西、云南,抵达云川接壤的香格里拉时,驾驶的在神州租车租来的科帕奇发出报警,显示需要调养。  打电话接洽神州租车,被奉告,我所租的车,应该在50500公里时举行调养,问我此刻车是几多公里。我一看,傻眼了,车辆里程已达58000公里。  租车时,因要规律这次旅行总共能跑到几多公里,所以特意记载,从杭州神州租车点开出时的里程为50298公里。  也就是说,神州租车把一辆200公里后需要调养的车,租给了一个缴费两个月的客户。这让正在云川接壤处享受美景的我和伴侣,马上如碗里投下一颗老鼠屎。  事已至此,只能去做调养,接洽神州租车后,我前方所到的稻城、理塘、康定都没有他们的指定车辆调养店。已经严重超出车辆应该调养的里程近8000公里,因担忧宁静,达到康定以后,找到一家像样的修车店,再次接洽神州租车。  我是:四十功名似尘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感激上天,车辆行驶在偏远山区,凌驾调养里程八千公里,一类别样的冒险履历萦绕心头。  早上八点抵达康定修车厂(网上搜的,显示办事立场等各方面都好),修车厂的办事立场确实温馨,可是,神州租车的法式繁琐到凌驾我的想象。  首先,客户不能私自调养,否则不给报销。先接洽神州,神州让问出调养代价及使用的机油品牌等。汇报给神州以后,只能开始耐烦等候,因为接电话的客服需要上报。  在合成机油和半合成机油之间的选择上,往返打三个电话,时间悄然流逝。是我拨通电话,让修车厂和神州客服通电话。因全合成机油五升一桶,半合成机油只有四升装,全比半贵一百多元钱。所需要调养的车辆四升不敷,用全合成需要一桶,半合成则需要购置两桶。  用我的电话,颠末修车厂和神州的重复相同,神州何处电话来到维保技能专员环节,令人诧异的是,神州的车辆维保技能专员,不知道他们的车应该使用五升还是四升机油。  又是长时间的等候神州上报后再回电。  神州何处可能开了一个大会来研究这种环境,颠末两个小时的等候,神州客服何处终于确定,说他们选择用半合成机油,把没用完的机油给带归去。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十分节流的企业,用了两个小时的深思熟虑,终于下定刻意用半合成机油。  然后,开始调养吗?不是,神州客服和修车厂接头发票问题,修车厂只能提供普票,没有专票。车辆里程已经凌驾八千公里,必需要调养了,所以,神州租车也同意调养。  电话三小时,调养一小时,一上午的路程,只能窝在修车厂里。  在车辆还没调养之前,我问神州客服,为何把一俩只差两百公里就到调养里程的车,租给一个长租客户?神州客服的回覆众所周知:对不起,给你带来的贫苦我们深表歉意,你反馈的环境我们以记载并上报。  四月二十三日回到杭州,提前两天还车,并把机油和发票交给神州租车,并照相记载在案。不是不相信他们,肯定履历过前面:只差二百公里调养里程却把车给我。  旅途竣事,一路风光很美,在此夸一句,广西上千公里沿边公路,苍山洱海、香格里拉(出格是巴格拉宗)、稻城亚丁,路好景美。固然,因为疫情还没完全消除,一路上大大都时间是住帐篷,这也是别样的行旅体验。  车辆洗洁净,加满油,咱自认为还是有素质有涵养的人,肯定“二十六年访神州,三十一省驻留遍。巨著已成笔墨浓,诗词记述征程远。”  自还车以后,多次致电神州客服,直到五月十九号,才收到垫付的调养用度。  五月二十号,上午醒来,收到一条付出宝的信息,神州租车因为违章问题,扣出我4500元用度。  打电话给神州租车,付出宝上投诉。只能这样,作为一个善良又遵守纲纪的小老黎民,只能这样。  关于违章问题,因为有伴侣一起路程,所以在三月底,已经把违章全部处置惩罚。还车以后,又把违章处置惩罚掉。票据都有保留。  问题来了:  1、这是个严重的问题,车辆只差两百公里需要调养,为何要把车租给一个缴费两个月的长租客户?假如因为调养问题,其间产生危险和严重变乱,谁卖力?  2、调养历程中,法式为何那么繁琐?为何你们的技能专员不知道你们的车辆需要用几多机油?  3、为何已经处置惩罚掉违章,还要扣钱?是不是因为我重复打电话向你们要我垫付的(一千三百四十)钱,贫苦或者伤害到你们的表情了,你们用你们觉得正当的措施抨击我?  4、钱我必然会追回,因为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对于所有霸道蛮横之事:命可丢,心中公理必然不能失守。  5、客户的时间有没有成本?重复电话,重复投诉,重复等候,重复反馈,你觉得是在和你们谈爱情吗?欠好意思,我们之间,只有款项生意业务,而且这场生意业务并不愉快。  以上是保留的部门照片  ????